微信 手機版
首頁 > 城市生活 >
貨幣政策精準導向發力 發揮結構性貨幣政策工具的作用 2020-08-12 14:20:52  來源:北京商報

8月11日,央行官網公布7月金融統計數據,當月社融數據、信貸規模增量放緩,7月M2增速也自今年2月連續上漲以來首次出現下降。在多位分析人士看來,此數據既與趨勢性因素有關,也說明了貨幣政策精準導向逐漸發力,這不僅有利于對實體經濟精準紓困,也有利于防范化解金融風險。下階段,貨幣政策的重心將從總量寬松轉向結構優化,降準、降息的概率降低,更大程度發揮結構性貨幣政策工具的作用。

北京商報

信貸、社融增長低于預期

7月人民幣新增貸款需求出現回落。金融統計數據顯示,7月人民幣貸款增加9927億元,同比少增631億元,環比亦少增8173億元。蘇寧金融研究院高級研究員陶金認為,信貸規模擴張速度略有減慢,主要體現了決策層應對經濟復蘇形勢,及時微調了寬信用政策的力度。同時,實體經濟信貸結構得到了進一步優化,尤其體現在企業部門中長期貸款平穩增加、短期融資明顯減少等方面。

7月信貸增長低于預期,但結構有所優化。其中,信貸少增部分主要由短期貸款和票據融資的少增貢獻,中長期貸款整體不差。具體來看,企業部門新增貸款基本與去年同期持平,但比上月少增,短期貸款也較上月減少。中國民生銀行首席研究員溫彬認為,短期貸款減少主要是由于近期加大了資金違規使用的監管力度,嚴控經營性、消費性短期貸款進入樓市空轉套利。

此外,居民部門新增人民幣貸款7578億元,其中短期貸款同比新增1510億元,環比少增,中長期貸款同比新增,基本與上月持平。在溫彬看來,此數據說明前期被抑制的購房需求逐漸釋放,在消費貸款嚴控入樓市的形勢下,按揭貸款的需求仍然比較旺盛。

除信貸數據外,7月新增社融也低于市場預期。據初步統計,2020年7月社會融資規模增量為1.69萬億元,比上年同期多4068億元。

在光大銀行金融市場部分析師周茂華看來,人民幣信貸新增不及市場預期,主要是受票據融資下滑影響,這較大程度受管理層加大結構性存款壓降,防范資金空轉有關。社融新增不及預期,則主要是受7月地方政府債券發行量下滑拖累,主要是為穩定市場,配合特殊抗疫國債7月底發行收官,管理層調整地方政府債券發行節奏。

M2增速仍處合理區間

在貨幣供應方面,數據顯示,7月末,廣義貨幣(M2)余額212.55萬億元,同比增長10.7%,增速比上月末低0.4個百分點,比上年同期高2.6個百分點,值得注意的是,7月M2增速也是自今年2月連續上漲以來首次出現下降。

狹義貨幣(M1)余額59.12萬億元,同比增長6.9%,增速分別比上月末和上年同期高0.4個和3.8個百分點;流通中貨幣(M0)余額7.99萬億元,同比增長9.9%。當月凈投放現金408億元。

在陶金看來,M2增速回落的主導因素是,實體經濟流動性受到了信用增速減慢的影響而擴張速度下滑。M1增速繼續回升,顯示了實體經濟需求正在持續復蘇,同時盡管資管新規過渡期延長,但非標融資規模仍在收縮,資金流入活期存款也在持續。

溫彬指出,本月M2增速回落預示著貨幣政策已從總量寬松轉向結構優化。從M1增速上看,本月6.9%的增速創下了2018年5月以來的新高,或說明企業資金運用的活躍度提升,經濟恢復將持續向好。

周茂華則認為,盡管7月M2同比較前3個月有所回落,但M2同比增速明顯高于去年同期,仍處于合理區間,且單個月數據存波動,因此,7月金融數據導致貨幣政策大規模加碼可能性偏低。

另從人民幣存款數據來看,7月人民幣存款增加803億元,同比少增5617億元。其中,住戶存款減少7195億元,非金融企業存款減少1.55萬億元,財政性存款增加4872億元,非銀行業金融機構存款增加1.8萬億元。

“本月新增人民幣存款僅有803億元,比上月和去年同期分別少增28197億元和5617億元,主要是因為在季初月,居民和企業存款通常轉為表外理財,再疊加股市回暖、基金發行規模加大,對居民和企業存款進行了分流。”溫彬稱。

降準、降息概率降低

總體來看,7月貨幣增速回調、社融增量放緩,貨幣信貸環境整體適宜。在多位分析人士看來,此數據既與趨勢性因素有關,也說明了貨幣政策精準導向逐漸發力,這不僅有利于對實體經濟精準紓困,也有利于防范化解金融風險。

“數據對市場影響偏正面。”在周茂華看來,一方面,信貸、社融略不及市場預期,可能擴展市場對央行加碼政策想象空間;另一方面,從7月信貸、社融結構看,數據并不差,貨幣信貸環境仍保持適度,內需延續復蘇擴張,企業信心增強。

展望下階段,溫彬認為,貨幣政策的重心將從總量寬松轉向結構優化,降準、降息的概率降低,更大程度發揮結構性貨幣政策工具的作用。一方面,保持金融總量適度、合理增長,按照30萬億元社融和20萬億元信貸的全年增量計劃,剩余近5個月7.5萬億元新增社融和7萬億元新增信貸仍會對穩企業和保就業形成有力支撐,預計全年能夠實現M2和社融增速明顯高于去年的目標。另一方面,繼續用好直達實體經濟貨幣政策工具,為經濟恢復發展營造安全穩健的貨幣金融環境。

周茂華進一步指出,下半年財政政策將更加積極有為,穩健貨幣政策保持靈活適度,落實已出臺的相關支持政策,運用多種工具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引導金融機構精準支持實體經濟薄弱環節,降低實體經濟綜合融資成本,釋放微觀主體活力。

陶金則稱,未來貨幣政策在方向和結構方面將更加強調精準導向,這意味著結構性政策的重要性提升,政策對實體經濟的支持將更加注重實際效果,也意味著廣譜利率的調降必要性降低,同時銀行間流動性繼續寬松的必要性也在減小。信用方面,央行近期強調貸款投放與市場主體實際資金需求相匹配,再次表明三季度信用見頂的可能性增加。

相關閱讀:
熱點文章
熱點 圖片
快三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