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 手機版
首頁 > 消費 >
不良貸款上升壓力較大 銀行揮舞“三板斧”卸載不良包袱 2020-08-14 11:52:51  來源:北京商報網

“當前,經濟尚未全面恢復,疫情仍有較大不確定性,所帶來的金融風險也存在一定時滯,預計有相當規模貸款的風險會延后暴露,未來不良貸款上升壓力較大。”據新華社8月13日消息,中國人民銀行黨委書記、中國銀保監會主席郭樹清在受訪時表達了對銀行不良貸款風險的擔憂。北京商報記者注意到,為了應對挑戰,銀行業不良資產處置正在提速,除了清收核銷之外,還積極與AMC(資產管理公司)合作打包債權轉讓、加快發行不良資產ABS(資產證券化)產品,亦有中小銀行尋路定增“搭售”不良資產清理包袱。

■ 加速不良批量轉讓

“隨著經濟下行趨勢的持續,銀行業普遍存在不良承壓的情況,各家銀行普遍都在加強不良資產處置力度。”一位銀行業內人士對北京商報記者表示。

“預計今年全年銀行業將處置不良貸款3.4萬億元,比去年的2.3萬億元加大了力度,明年的處置力度會更大,因為很多貸款延期了,一些問題明年才會暴露出來。”郭樹清如是說。

北京商報記者注意到,今年以來,受疫情影響,在自身需求及監管推動之下,商業銀行不良資產處置速度正在加快。近日,廣發銀行鄭州分行與中原資產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原資產”)發布債權轉讓通知暨債務催收聯合公告,廣發銀行轉讓42家借款公司的債權給中原資產,本金合計約11.2億元。

根據廣發銀行與中原資產達成的債權轉讓合同,廣發銀行將其對相關借款人享有的主債權及擔保合同、抵債協議、還款協議和其他相關協議項下的全部權利,于6月19日依法打包轉讓給了中原資產。

這僅是銀行業加速出清不良資產的一個縮影。根據業內介紹,6月以來不少銀行加快不良出包速度,來自四大AMC之一的中國華融的信息顯示,上半年公司收購不良資產規模累計超800億元,僅6月收購不良資產規模超500億元。

“AMC作為國家批準的專業化解不良資產的持牌金融機構,各商業銀行均與其有相應的合作。”上述銀行業內人士如是說。北京科技大學經濟管理學院金融工程系教授劉澄對北京商報記者指出,因為銀行有效清收面臨掣肘,希望通過債權轉讓最大限度、最快地收回資產,其中,將多種不良資產打包統一出售給第三方資產管理公司較為便捷,不過最后成交價格也會進行折價,遠低于資產的賬面價值。

值得一提的是,為了減輕不良貸款處置壓力,豐富銀行業不良資產處置渠道,監管對個人不良貸款批量轉讓也即將開閘。今年6月,銀保監會向相關機構下發《關于開展不良貸款轉讓試點工作的通知(征求意見稿)》和《銀行不良貸款轉讓試點實施方案》,擬進行單戶對公不良貸款和批量個人不良貸款轉讓試點。

根據實施方案,后續地方金融資產管理公司受讓不良貸款的區域限制會逐步放開,銀行也可以向全國性AMC和地方AMC轉讓單戶對公不良貸款和批量轉讓個人不良貸款。在業內人士看來,根據過往規定,個人不良貸款無法批量轉讓,此次監管當局明確放松了處置條件要求,商業銀行有更多的不良貸款轉讓給AMC,也意味著兩者之間將有更多的合作,進一步加快銀行不良貸款處置效率。

■ 不良資產ABS發行大增

根據業內介紹,目前,銀行業不良資產處置手段包括:直接清收、訴訟清收、不良資產批量轉讓、核銷、不良資產減免、以資抵債、發行ABS、債轉股、不良資產重組等處置方式。實踐中,銀行處理不良貸最主要的手段首先是清收、核銷;其次是將債權轉讓,把不良資產打包出售;第三是以不良資產為基礎,發行證券化的產品。

今年以來銀行不良資產ABS發行顯現出提速跡象。來自資產證券化分析網的數據顯示,今年上半年銀行發行了15筆不良資產ABS,涉及金額67.05億元,發行人主要為工商銀行、農業銀行、招商銀行等大型銀行,發行數量、發行金額均是2016年試點重啟以來的同期最高。據悉,2016年,我國開啟首輪不良資產證券化試點,不良資產ABS試點名單歷經三次擴圍至20余家金融機構。

多位銀行業人士向北京商報記者指出,不良資產ABS與一般的ABS產品沒有太大差別,通過ABS處置不良資產,需要將大額的不良資產“切碎成小塊”,賣給更多的投資者,具有能夠較快剝離不良資產、保證銀行現金流的優點,但同時也應注意到,在ABS處置不良資產方面,監管有著嚴格的窗口指導,并不是任何銀行都能夠采取的手段。

此外,不良資產ABS發行存在一定的門檻,仍面臨著現實制約。劉澄指出,不良資產ABS產品的發行要求資產有穩定現金流、一定的盈利能力,還要將不良資產單獨剝離計價,同時,雖然不良資產處置發展多年,但ABS產品本質也屬于風險投資,目前未能得到投資者、投資機構的廣泛認同,因而規模一直有限。

■ 中小銀行尋路定增搭售

在尋路不良資產處置的過程中,銀行在定增中“搭售”不良資產這類處置方式也流行起來。今年以來,廣東四會農商行、山西澤州農商行、山東諸城農商銀行等中小銀行在定向發行股份的同時,要求認購股份的投資人購買不良資產。

比如廣東四會農商行定向發行說明書顯示,該行擬定向發行股票總額不超過1.5億股,發行價格為1元/股,預計募集資金總額不超過1.5億元,用于補充該行資本實力。此次定向發行對象在認購股份的同時,需另行支付1.5元/股用于購買不良資產。

業內人士對北京商報記者指出,定增搭售不良資產總體還是一種變相的股權增資行為,是銀行為了解決不良資產探索出的一種輔助的途徑,可以使其在補充資本金的同時,緩解貸后處置不良資產的壓力。

“在疫情以及國際貿易環境的影響下,銀行業面臨不良的壓力普遍加大,當前銀行業不良資產處置還面臨著處置方式不多、處置效率偏低、回收率偏低、清收效率偏低的問題。需要在頂層設計上進一步拓寬現有不良資產的處置手段。”一位股份制銀行人士對北京商報記者表示。

縱觀銀行業不良貸款規模,銀保監會公布的數據顯示,2020年二季度末,商業銀行不良貸款余額2.74萬億元,較上季末增加1243億元;商業銀行不良貸款率1.94%,較上季末增加0.03個百分點。

在中國民生銀行首席研究員溫彬看來,因為風險暴露存在滯后效應,下半年銀行不良貸款率、不良貸款額可能還會進一步上升。劉澄也指出,隨著不良貸不斷積累,不良資產處置高峰期會逐漸到來,需要銀行做好警惕,對于不良資產處置不要姑息遷就,發現了要立即處置,總體要求越快越好,隨著處置時間拉長,不良資產價值也在快速下跌。同時對于不良資產處置,銀行需要成立專業隊伍,嚴格處置,敢于下定決心,處置方式要靈活,加快處置速度,避免不良資產處置中的隱性交易,提高不良資產處置效率和透明度。

相關閱讀:
熱點文章
快三注册